风流倜傥的渣人

樱花水信

三日鹤注目,一句话烛压切
  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三日月宗近垂着眼帘,双手捧着茶杯放在膝上。头侧向一边,温和的接受着白发付丧神亲密的接触。明明呼吸相缠,唇瓣相交,然而身体的其他部位却没有任何触碰。
     鹤丸国永用自己的嘴唇摩擦着三日月宗近的唇瓣。由于刚饮过茶的原因,三日月的嘴唇是湿润的,不同于刚出阵回来的自己,干燥而且还起了一点白皮。大概是摩擦久了,鹤丸感觉唇上泛起了热,弄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的。
    三日月刚刚饮过茶啊……这么想着的鹤丸舔上了对方的唇瓣。
     舌尖与嘴唇相触的感觉太过奇妙,不禁让三日月瞳孔微缩,他没想到鹤丸会这样。不过,感受着柔软的舌头一下又一下的划过,三日月眯了眯眼,果然如他所想,鹤丸的舌头和他的嘴唇一样,有些凉却又柔软至极,就连之前莺丸推荐给他的蛋糕也没有鹤丸的嘴唇柔软。
三日月松开了捧着茶杯的手,抚上了鹤丸的脑后,微微用力……
    “咳,……鹤丸。”听见烛台切光忠的声音,鹤丸晃了晃头,示意三日月松开自己,然而三日月却向他弯弯眼眸,带着一片笑意。然后,他便被鹤丸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。
     三日月轻皱眉头,好像被咬疼的样子。鹤丸知道自己咬的不重,然而看着三日月皱起眉头的样子,还是安抚地舔了舔三日月被自己咬到的舌头。三日月如愿与鹤丸舌尖相触,于是也便松开了压着鹤丸的手。
    “怎么了?”鹤丸站起身来,看向烛台切,“光忠。”“咳咳咳……”烛台切视线飘忽,不去看鹤丸红润的嘴唇,“那个,长谷部说大人让你过去一趟,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    “哦!”鹤丸没有问为什么不是作为近侍的长谷部 而是作为本丸后厨主力的烛台切来告诉他审神者找,他转过头冲着三日月笑道,“我一会就回来。”回来再继续。当然,言下之意,两刀都懂。
     待鹤丸离开,三日月看向烛台切,“哈哈哈,烛台切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?”“……大人托我带几句话给你……”

原本以为一发就完_(:з」∠)_结果看起来大概要两发

评论

热度(9)